“衣冠冢上又有宗主刻下的‘未亡人’三字镇守,所以刚开始我清理域外天魔还算轻松。

    等到后来天地灵力日渐消无,而域外天魔开始派遣蛊虫前去,从其爪牙中得知蓬莱事变,因不知具体缘由,加上骨笛已经修复完毕,所以我离开了守墓处,只是没想到九重天下混乱如斯,我找不到蓬莱,就只能清理域外天魔。”

    似乎是察觉到了周游那份疑惑,所以刘崎主动解释道:“其实上次血牢遇见帝座……”

    刘崎或许是想到如今救命恩人的邪帝已经不在,面对周游此时身份,他主动改口道:“遇见周门主,有关于蛊虫一事,正要和您商议。”

    说完,刘崎又将骨笛递给周游,解释清楚后,表示物归原主。

    “不用,当年阿故既然将这骨笛给你,由你之手修复,也便算送给你了吧。”

    周游还是没接骨笛,昔年种种如白驹过隙,而得知刘崎身份的震撼比不上“未亡人”三个字,他下意识去看龙魂藤蔓隐匿下的凌霄宝座,望着依旧处于隐身中,依旧沉睡的故魂……

    或许是想起从前,周游对刘崎的态度也好了几分。

    这边眼看着周游就要和刘崎聊上头,颇有现在就找个清净地坐下来说清楚的架势,作为东道主的法印和他身后的阿箬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站不住。

    “周门主,有话不如移步到里面包间详谈如何?”

    法印再也无法作壁上观,硬着头皮对周游伸手做“请”的姿态后,略带请求的看向之前就在酒店等候的刘崎:“刘先生也里面请。”

    毕竟在东林酒店,想要和周游这位蓬莱新任掌舵详谈的,可绝对不止是刘崎一个人。

    虽然龙魂身为上古神龙,并不像胖虎、老鬼他们那样话唠,但是从刘崎那边听出自家老大过往后,多少也生出些好奇心来。

    “哎,老大,你们别卖关子啊。”

    龙魂用契约传音嗷嗷叫着,这种话只说到一半什么的,非常不道义啊!

    对于进不进酒店详谈,刘崎完全看救命恩人周游的意思。

    既然已经过来,虽然之前有点儿不愉快,但想到来时目的,周游到底还是点了下头。

    只是一边跟着法印和阿箬往里面走,周游一边还问刘崎:

    “我记得当时在血牢时,聂岳铮说你身上有什么我需要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原本周游并没有将那位天山梅家长老,明显为了能够逃脱玲珑骰子关押的话放在心上。

    但是现在得知了刘崎身份和他为邪帝衣冠冢守墓的过往之后,周游心念微动间,却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

    “聂岳铮?”刘崎难得嗤笑了声,或许是邪帝虽然轮回,但如今活得好好的,使得他原本紧绷的精神也放松了几分。

    面对救命恩人周游,向来都是冷面阎王的清道夫,此时态度却很软和的仔细解释道:“他是不是说什么,我得到了万蛊魔嫡传?”

    周游回忆其当初在血牢时的事情,点点头:“是啊,还说什么你当年在天山梅家,仅仅凭着金丹初期的修为,就能够把一个元婴后期的长老给收拾了。所以梅家十分看中你,不但将当年那什么万蛊魔的本命灵宝,还有什么追魂笛?”

    “严格来说也没错,梅家当初的确是把万蛊幡、追魂笛还有一块能够进入万骨窟地的传讯禁制玉牌,作为帮梅家清理掉域外天魔蛊虫魔种的报酬相送,可惜后来我察觉到他们在其中动了手脚,时时刻刻都在监视我之后,便都没有收,直接离开了!”

    刘崎提起天山梅家就忍不住要皱眉,但想到自己救命恩人还不清楚经过,所以主动解释道:“修复骨笛需要域外天魔的魔核来替代灵石,离开守墓崖后,我也习惯了清理域外天魔。当初路过天山梅家是偶然,并没有打算接触他们之间的阴谋阳谋,去勾心斗角。”

    “哦?”周游还真没想到,刘崎和天山梅家有这么一段。

    只不过比起聂岳铮那样梅家人对清道夫的羡慕嫉妒和诋毁,刘崎本尊对于天山梅家似乎就更偏向于路人感观。

    其实单单从之前在血牢时,聂岳铮他们嘴里听说的清道夫实力上来说,周游也能够理解,毕竟普通修士,不说以像刘崎那样,以金丹赢了元婴这样的实力差距,单论其修真天赋,光是灵气吸收差异就是很大的。

    完全是修为越高可以说差别越大,就如周游现在分神后期来说,跟再上一个级别的分神大圆满,那也几乎就等同于是湖和海那般明显。

    而且还不是人人都能够和周游这般,有着锦鲤一般的逆天气运,更有个时时庇护如宗主这样的腿可以抱。

    “聂岳铮那些话,倒也不是瞎编乱造。”听周游将血牢聂岳铮说的事情简单说过之后,刘崎倒是爽快的点点头,很有自知之明的道:“不瞒周门主,梅家之所以对外宣布我是他们的客家长老,多少也是因为骨笛对域外天魔的克制吸收多了,所以在魔种以及炼蛊上面,有些经验。”

    有些?

    周游想到当初聂岳铮那激动的模样,觉得受过宗主指点的刘崎,只怕技艺极高,否则梅家也不可能舍得下那么大的本钱,供养起他这个客座长老来!

    “聂岳铮可是信誓旦旦的说,你拥有不少梅家的护身宝贝?!”

    “追魂笛”、“万蛊幡”这些属于天山梅家祭炼至少不说,当初聂岳铮可是没少鼓动周游,“以本事去抢过来”。

    毕竟修真界以强为尊是事实,当初在聂岳铮游说时,周游可以凭本能判断吹笛的清道夫本事不简单,现在知晓他身份后,便干脆直接询问刘崎。

    “不错,”面对周游的询问,刘崎却是十分坦率的点点头:“我当初之所以留在梅家,便是因为除开骨笛之外,还有些帝座当年法器,其中之一就是暖玉阁榻。”

    等等,暖玉阁榻?!

    周游摸了摸下巴……

章节目录

神医小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方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长并收藏神医小农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