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认真的。”他说。

    “好了,你是认真的。我知道。”苏凡眼里,泪花闪闪。

    她的手,抓着霍漱清的手,望着他。

    “自从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带你去哪里玩过。你也是到处都没有去过,总是跟着我东奔西跑。”霍漱清看着她,道。

    “我们是夫妻啊!本来就是要在一起的,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要是分开,那叫什么夫妻,是不是?”她说。

    霍漱清点头,看着她,道:“这些年,真的,委屈你了。”

    苏凡摇头,道:“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觉得很好啊!你,还有两个孩子,我们一家人,还有我爸妈,多好啊!

    我觉得我已经很幸福了,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了,要是我再说自己委屈什么的,不就太没天理了吗?人是要知足的,得到了什么,总会失去一些东西的。我明白!”

    霍漱清亲了下她的额头。

    “而且,对于我来说,有你,还有念卿和嘉漱,还有我爸妈,我哥,有你们在,我就知足了。”苏凡说着,头靠在他的肩膀,“你们,比这个世上的任何东西都重要。”

    霍漱清无声笑了,道:“你把我们和东西比啊!”

    “哪有,我只是……”苏凡抬头,看着他,忙解释。

    “别解释了,我知道。”霍漱清笑着道,“你这家伙啊,真是不知道傻呢,还是聪明。”

    “我是大智若愚,你不知道?”苏凡道。

    “我看啊,是大愚若智才对。”霍漱清笑着说。

    “你竟然敢……”苏凡道。

    “逗你玩的。”霍漱清笑着道。

    苏凡撅着嘴。

    “好了好了,老婆大人别生气,我承认错误了。”霍漱清道。

    “我蠢嘛,没听出来你是在承认错误。”苏凡道。

    霍漱清笑着,道:“那,我要怎么做才算是承认错误?”

    “呃,我不知道。”苏凡道,“你自己没有诚心的,问我干什么?”

    霍漱清知道苏凡是在逗自己,便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说:“等会儿回家了,我在床上好好伺候你,怎么样?保证让你通体舒畅……”

    苏凡的脸,一下子就烫了,一手捂住他的嘴,道:“你还真是不要脸!”

    霍漱清慢慢拿开她的手,笑着道:“在我老婆面前要什么脸?那是多余的东西。”

    苏凡看着他,无奈摇头,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呃,这样,不好吗?难道你喜欢我在你面前绷着脸?”霍漱清问。

    “没有啊,只是,觉得,不太适应。”苏凡道。

    “习惯就好了。我呢,现在也不想把自己变得那么严肃。工作的时候要严肃是没错,可是回到家里,要是还那个样子,不累死才怪。”霍漱清说着,开始继续吃菜。

    “做官要有官威,你这样子,要是让外人看见了,你的形象不就彻底毁了吗?”苏凡道。

    “放心,我在外面很凶的,没人敢惹我。”霍漱清笑着说,给她夹了口菜放在碟子里。

    苏凡不禁笑了,看着他。

    他这个样子,真是孩子气啊!

    可是,这样不是也挺好吗?他的工作那么忙,压力那么大……

    在她面前孩子气一点也好,至少,他会放松一点。一旦面对工作,他可就没有机会放松了啊!

    苏凡心里这么想着,不禁唏嘘一声。

    霍漱清可以有这样放松的条件,曾泉呢?回到家里,总是面对着四面墙啊!

    看着苏凡一言不发的严肃样子,霍漱清便说:“你啊,别担心了,曾泉会挺过去的。”

    “工作的事,再难都有办法解决,可家庭的事,怎么解决?”苏凡道。

    “再怎么难,你也不能再掺和了,明白吗?”霍漱清道。

    “我嫂子,跟我说,让我帮她和我哥和好!”苏凡道。

    霍漱清愣住了,看着她,道:“你,答应了?”

    苏凡点头。

    霍漱清放下筷子,道:“你这个脑袋啊!”

    “怎么了?”苏凡问,“我,不该答应吗?”

    “你难道忘记了希悠对你是有成见有怨气的吗?你还做这种事……”霍漱清道。

    “我知道,只是……”苏凡道。

    “她为什么这么跟你说?还不是因为她觉得你说话,曾泉会听?你这是要害你,还是害曾泉呢?”霍漱清道。

    “我……”苏凡说不出话。

    “你说,曾泉要是听了你的,和希悠和好了,希悠只会更加怨恨你。而你要是劝曾泉和希悠和好,曾泉怎么办?你是让他听你的,还是不听你的?”霍漱清道。

    “我……”苏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啊,太糊涂了,怎么能答应这种事?”霍漱清道,“夫妻之间的事,外人,怎么说?我们这些外人劝说也就罢了,你劝什么劝?你这纯粹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你说的对,我,的确太草率了。只是,当时我……”苏凡道。

    “你是好心没错,你关心曾泉没错,你为他好没错,可是,你越是为他好,就越是要远离他的婚姻,要不然,你永远都是希悠眼里的刺。”霍漱清道。

    苏凡,沉默了。

    霍漱清放缓了语气,道:“这件事,你就当做没发生,不要跟曾泉说一个字,明白吗?”

    苏凡点头,道:“那我嫂子问我,该怎么办?”

    霍漱清想了想,道:“回头我找机会和希悠谈。你,就不要再管了。”

    “嗯,我知道了。”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苏凡,她这样一言不发,他也不放心。

    只是,方希悠为什么和苏凡说这样的请求?是在试探,还是,真的想要和曾泉和好?

    霍漱清有点想不清楚了。

    吃完饭,两个人乘车往家走。

    距离小区还有两站路的时候,苏凡突然说:“要不,我们走回家吧!”

    霍漱清看着她,便让司机把车停下了,两个人下了车。

    警卫员跟着他们,车子也在一旁慢悠悠开着。

    苏凡挽着霍漱清的胳膊。

    乌市的冬夜,寒风刺骨。

    “冷不冷?冷的话就上车?”霍漱清道。

    苏凡摇头,紧紧抱着他的胳膊,往前走。

    霍漱清看着她,不禁笑了,道:“你这丫头!”

    “这么冷的天,我就想起了火锅。”苏凡道。

    “刚刚吃完饭,你又想吃?”霍漱清道。

    “不是啊!就是想起现在这样的天,火锅最好了。”苏凡道,“前几天我在家里和大家吃过一次火锅,感觉真是很不错。”

    “你还说,都不等我。”霍漱清道。

    “那不能怪我啊!你在的话,他们都会很拘束的。吃饭战战兢兢的,有什么意思?”苏凡道。

    “看来我是活该啊!”霍漱清叹道。

    苏凡笑了,道:“好像是哦!”

    霍漱清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苏凡笑着。

    这样寒冷的夜,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在走。

    “上车吧!小心冻伤了你。”霍漱清道。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走。”苏凡道。

    “好了好了,小苏同学,等春暖花开了,我再好好陪你走。现在这么冷,零下二十度,你不怕冻死啊?”霍漱清道。

    于是,苏凡就被霍漱清拽上了车。

    刚上车,霍漱清的手机就响了。

    前排的秘书赶紧递了过来……

    “霍领导,是方领导的电话……”秘书道。

    方?方慕白?

    霍漱清的眉头微微蹙动,接过手机。

    苏凡静静坐着,望着车窗外。

    “漱清,我是方慕白!”方慕白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方领导,您好!”霍漱清道。

    苏凡看了霍漱清一眼,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方慕白。

    “漱清,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方慕白道。

    “嗯,您说。”霍漱清道。

    “是这样……”方慕白在电话里对霍漱清说着,霍漱清听着,陷入了思考。

    而车子,缓缓开进了小区,停在了院子里。

    直到下了车,霍漱清才挂了电话。

    “方领导,我等两分钟给您打过去。”霍漱清道。

    “嗯,好的,我等你电话。”说完,方慕白就挂了电话。

    “是慕白叔叔吗?”苏凡问。

    霍漱清点头。

    “我哥的事?”苏凡又问。

    “不是,其他的。”霍漱清道,“好了,先下车吧!”

    苏凡便和霍漱清一起下了车,霍漱清脱了外套,就直接上楼了。

    “我还有点事,你不用等我了。”霍漱清对苏凡道。

    “哦,我知道了。”苏凡站在楼梯下,看着他的背影。

    看样子是重要的事。

    苏凡便拿着霍漱清的外套,对秘书道:“你们先去休息吧,不用管了。”

    说完,她就上楼了。

    “夫人……”朱阿姨问道。

    “什么?”苏凡停下脚步。

    “要不要给霍领导准备夜宵?”朱阿姨问。

    苏凡想了想,道:“还是准备吧!和平常一样就行了。”

    “嗯,好的,夫人。”朱阿姨说完,就进了厨房。

    苏凡上了楼,经过霍漱清的书房。

    他关着门,里面应该是在和方慕白说什么事吧!

    时间不多,压力很大,这样的路,真不好走啊!

    可是,世上的路,又有哪一条是好走的呢?不经受抽筋扒皮的痛,怎么可能得到成功?

    苏凡叹了口气。

    霍漱清不容易,曾泉,更艰难!

章节目录

大叔轻点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大叔轻点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