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玄月眼看武明道憋着坏地不跟自己摊牌,心中怒火重生,有种被人戏耍的感受,当即就反击道——

    “父尊这样很有意思吗?明知道有些事情对月儿不利,却还是憋着坏的隐瞒下去,你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武明道微微抬起下巴,唇抵食指节,看着对方被戏耍的模样,自己为何这么开心呢?

    武明道这一次就是打定主意,不告知对方缘由,看着对方各种出窘出丑,自己难得乐呵。

    武明道十分坏心眼笑道:“你不是妄称你是我的女儿吗?我的女儿不该是这个水准,这样显而易见的事情,你却我曾察觉,到底是该说你顾念亲情是好,还是迟钝蠢笨是好呢?我偏偏就不说,你若是真有本事,就自己发现事实真相,别人说来的实情,还有什么意思呢?”

    武玄月气得面红赤耳,却又拿自己这坏心眼的父尊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任其戏耍讽刺,自己只怕是从对方嘴里套不出一丝分毫的话语来。

    武玄月咬了咬牙道:“父尊果真这般绝情?连一点信息都不肯透露给月儿吗?”

    武明道忽邪一笑道:“我说过了,有本事自己找真相,刚才这般言辞,现在亦是如此。”

    武玄月拧着八字眉,又是一双可怜楚楚小眼神声声望去,这扮可怜相上瘾,凡是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扮可怜模样。

    武明道当即又乐了,他似乎已经摸透武玄月的路数,一手扬去,控制着力道,轻轻拍在了武玄月的头上。

    “要说你这丫头才是小狐狸,这狡猾可恶的样子,也不知道像谁?”

    武玄月努了努嘴道:“之前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性像谁,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这个性这般,纯属就是因为遗传缘故,谁让我有一个既狡猾又不着调的父尊大人呢?”

    武明道转手一揉,虽也是控制着力道,却比之前用力了许多,狠狠地在武玄月的发间胡乱揉弄了一番。

    “胡说八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还没有认下你这个大闺女,怎么就把这个锅甩给了我?”

    武玄月双手挣扎,拼命挣脱了武明道的魔爪,所想自己的之前来的时候,格外注意自己的发型,让自己父尊这般胡乱揉弄一番,乱成炸毛,自己还要不要出去见人了呢?

    武明道赶忙向后退了两步,警惕盯着武明道,好声没好气道:“你承认不承认,这都是实事!我武玄月生来就是你武明道的女儿,你想要抵赖也不成!”

    武明道把手捂唇,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笑得简直肚子疼道:“这赖着旁人当爹的,我还是头一次见!纳兰至尊还真是恶趣味来着。”

    武玄月撇嘴咋舌,冷冷瞥了武明道一眼,暗自心道:你现在这模样,打破我心目中的形象,我可真不相信你就是我曾经父尊大人,也不想认你做父。

    武玄月整了整衣装发髻,站直了身子,一本正经道:“父尊既然这么相信月儿的实力,日后我势必会留个心眼,若是那纳兰灵遥胆敢有一丝一心,我武玄月绝不心慈手软下去。”

    武明道捂唇暗笑,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对方言辞。

    武玄月只知道自己在父尊这里问不出个所以然,而现在困扰自己事情又何止一件,耽误之际,自己更加关心的则是关乎罗甘换了容貌的事情。

    武玄月强行把话题拉了回来,直言索问:“父尊,你能在跟我说一些关于罗甘的事情吗?”

    武明道自顾自小的尽兴,越是看着武玄月这一张被骗认真脸,自己越发笑得前仰后合。

    武玄月被这嬉笑彻底刺激住了,她两眼憋红,自己哪里受得了这等屈辱,即便是对方是自己的父尊大人。

    武玄月恼羞成怒,径直走上前去,一把揪住了武明道的衣袖,强行扯开自己捂着邪恶嘴巴的手,恶狠狠提醒道:“父尊可有正形?这是没完没了吗?我有那么好笑吗?”

    武明道顿时被武玄月的气势给震住了,愕然一愣,再一看武玄月满面怒火的脸,他当即别过脸,噗嗤一声又大笑了起来。

    武玄月满脸憋红,气得浑身战斗,这攥着武明道的衣袖的手,青筋暴起,若不是介怀对方是自己的父尊,被这等羞辱,武玄月找已经忍无可忍,大打出手了。

    武玄月低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尽量平复下来,继而抬头之际,换了一张赔笑的小脸,将之前那复杂情绪抛之脑后。

    武玄月道:“父尊可曾最近见过罗甘的姐姐罗刹呢?她是不是也有了什么变化呢?”

    武明道听到这里,适才收起了笑容,有些惊讶道:“嗯?纳兰至尊果真掐指胜算,连罗刹也被换容易骨的事情都了若指掌,我还真想跟你说这件事情,就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太搞笑了……”

    眼看武明道又要沉浸在自己的嬉笑中,武玄月岂会给再给他这样喜闹自己的可能呢?

    武玄月眼疾嘴快,赶忙打断对方意犹未尽的话题道:“罗刹也被换了脸?怎样的一张脸?”

    武明道到此彻底被武玄月带上了节奏,翻眼努力回想道:“嗯——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美女一个,比着从前那一张鬼煞脸,不知道漂亮多少倍。”

    武玄月无奈一叹道:“这罗甘到底做了多大一个人情给她,竟然让她连同对方姐姐的脸也给遗了骨……”

    武明道看着有些伤神的武玄月的脸,几分调侃道:“呵呵!这般让你伤神,如不是你的好姐妹,那就是你的好部下了吧?”

    武玄月猛然抬头,眼中堪称无奈与不甘。

    武明道吓了一跳,自己随意一言,纳兰若叶帮自己的部下换容貌,换取情报,虽也是自己意料中的事情,但是武玄月这样的态度,倒是有些让他几分吃惊。

    却在个时候,七王突然肚子剧痛,腹中灼烧绞痛不止,他捂着肚子在桌子上拼命打滚。

    武玄月见状,心疼不已,赶忙抱起七王,托着对方的肚子,狠狠地拍打了几下七王的屁股。

    一阵干呕恶心,七王口中喷出一股污秽,而这污秽参杂了一缕晶莹剔透的光芒,甚是耀眼。

    武玄月定睛一看,这耀眼之物,不正是纳兰若叶善用武气所化形的柳叶刀吗?

    到此,武玄月暗自担惊道:完事!这一次的谈话内容,全都被那纳兰若叶窃听了去,纳兰若叶何时变得如此没有下限,竟然窃听自己的谈话内容……

    果真,这一次单仁邪事件,触及到了纳兰若叶的根本!

章节目录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莫晓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晓苏并收藏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