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和余飞坐在无数坟墓之前,刀疤敞开心扉的和余飞聊了一次,他最信任的就是余飞,此刻坐在这么多的老祖宗面前谈话,似乎就是为了让老祖宗也知道一下自己的现状,正好和余飞讨论一下未来。

    余飞自然不遗余力的帮刀疤将思想拨乱反正,一直聊到了天快黑之后,两个人才起来,刀疤再次磕了三个头,余飞遥遥对着那片坟墓鞠了个躬,两个人这才离开。

    两个人离开的时候,这片坟墓也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相送,仿佛之前那声炸雷一般的声音不存在一样。

    回到停车的地方,却看到他们放在路边的车,竟然被烧成了铁架子。

    “你怎么看?”

    刀疤看到车被人毁了,转头对余飞问道。

    “我睁开眼睛看。”

    余飞摊摊手。

    “当年他们将我追杀的上天无门下地无路,现在轮到他们了!”

    刀疤咬咬牙,干脆的也不走车跟前去了,直接和余飞步行离开了。

    “等一下!”

    两个人刚刚走了几百米远,余飞立马喊住了走在前面的刀疤。

    刀疤停下脚步之后,余飞俯身捡起来了一块石子,用指尖猛的弹了出去。

    轰……

    石子击打在二十几米外的泥土路面上,一声轰鸣露面被炸出来了一个大坑。

    竟然有人在他们回去的必经之路上,埋设了了炸弹。

    而且那应该是被人捡回去的废旧地雷,通过压力触发。

    对方隐藏的很好,几乎是毫无破绽,可是余飞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之前走过的露面是怎么个样子,余飞完全记在心里,折返回来别人看起来正常的露面,余飞却发现已经变了样子,所以立马就怀疑有问题了。

    对方为了触发地雷,给地面上放置了一块木板,可以保证只要走过这段路的人,就会无法避免的引爆地雷。

    “走吧!”

    然后余飞耸耸肩,两个人继续向前。

    这些白家余孽,似乎知道留在这里一旦被发现,是绝对没有活路,所以设置好了地雷之后就离开了。

    两个人一路都快走到有人居住的镇子了,道路两边的田地越来越多了。

    “你来还是我来?”

    刀疤和余飞并排走着,刀疤忽然开口问道。

    “我来吧!”

    余飞耸耸肩,对方距离数百米远,两个人都懒得过去弄对方。

    余飞说完向前继续走了几步,手在怀里一模,轻薄的外套下,他直接就抽出来了一把巴雷特!

    这变魔术一般的行为,刀疤早就麻木了,也不问余飞到底是如何做的得。

    余飞在取出来巴雷特的瞬间,左手扶着枪身,右手毫不犹豫的扣动的扳机。

    轰……

    巴雷特的口径太大,开枪的时候宛如开炮一般,余飞瞬间开枪,然后又将巨大无比的巴雷特,塞进了他的外套里面了。

    远处的田地之中,农人盖了一间小房子,估计是这片田地经常种西瓜,晚上白天都需要留人看管西瓜,防止被偷。

    刚刚刀疤和余飞,第六感都察觉到了危机,余飞眼睛一瞥,就看到有人藏在那个小房子的窗户后面,拿着一把枪在瞄准两人。

    对方似乎在等最佳的射击时间,却没想到余飞可以从轻薄的外套衣襟下,拿出来一把重狙,还可以瞬间开枪。

    那人直接被爆头了,子弹的威力不减,顺势将小房子的后墙都打穿了。

    然后余飞和刀疤,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离开了,刚刚这动静,远处镇子的人听起来,恐怕会以为谁家小孩子放了个巨大的炮仗雷王。

    普通人是绝对分辨不出来,重狙巴雷特开枪的声音和民间常用的炮仗雷王声音的区别。

    余飞估计此人就是烧车和放置地雷的人,自己又守在这里,准备捡残血补枪。

    可惜此人远远低估了一个宗师的实力,更加低估了余飞的实力。

    两个人没有去看尸体,总会有人发现之后去处置,但是绝对找不到两个人的身上,主要是中不到凶器,毕竟龙珠空间的存在,是一个秘密,就算是别人知道了,也无法打开余飞的龙珠空间取出东西来。

    白家旁系在夺权之后,也算是顺应了时代的潮流,他们将很多人都派出去外面发展经济去了,那些人在算是融入世俗的一股力量。

    这次的清洗不包括这些人,没想到他们却首先按耐不住了,不过这些人都好处理,正好刀疤手下的人,有东方冷教授的暗杀之术,之后正好借用这些白家余孽锻炼一下,以后出去可以接单挣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后一路上再没有遇到什么骚扰,两个人安全的回到了村里,他们回去的时候,村子里看起来行人稀少了很多,大家都有点行色匆匆,而且神情有点紧张。

    余飞刚刚到达村子和后山的交界处,附近的树林里就走出来了一个人。

    “前辈,我们族长有请!”

    对方走到余飞面前,十分恭敬的说道,毕竟余飞他们刚刚铲除的白家总体实力,不比李家差,余飞能清除掉一个白家,就能清除掉一个李家。

    实力和鲜血最能让人敬畏,余飞此刻有让人敬畏的资格。

    余飞跟着走进了树林里,看到看到李家人全都聚拢在一个小山坡,李重开站在一颗树下,正在观看什么视频。

    “余飞兄弟,恭喜恭喜!”

    听到余飞来了,李重开立马关掉了正在看的东西,抬起头笑着对余飞说道,笑容比之前真诚多了,和善多了。

    “李族长,辛苦辛苦!”

    余飞立马抱拳回礼。

    “白家派人来了,试图刺杀你的亲人,有一点很不好意思,我们疏忽大意之下,将一个人漏掉进入了村里,对方在发现自己暴露之后,准备当街行凶,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当街将他诛杀了,看起来好像将你们村的村民吓到了。”

    李重开直接将余飞发现的村民异状原因说了出来,看来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失误了,再没有其他的问题。

    “不碍事,不见点血,这些人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

    余飞无所谓的说道,有时候也需要杀鸡儆猴一番,毕竟人不能一直太惯着。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现在准备离开了!”

    李重开点点头,余飞不介意就好,然后他嘴上说着要走了,但是脚下却不移动。

    “大家辛苦了这么多天,至少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啊!”

    余飞急忙客套道。

    “不了不了,你们肯定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们就不打扰了。”

    李重开立马拒绝了,仿佛抬脚就要走了,但还是不抬脚。

    “那这样,我们是种地的泥腿子,也没啥好东西,兄弟们走的时候,就拉上一车菜吧!”

    余飞想了想,这些人藏在这附近,这几天也算是风餐露宿了,送给他们一些蔬菜,让他们回去好好的吃一顿也是应该。

    “不了不了,我们李家

    人不会随便收别人的东西,除非是大家已经约定好的东西。”

    李重开继续摇摇头,然后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望的对余飞说道。

    “李家人果然是高风亮节,那我就不送了!”

    余飞点点头抱拳后退一步,示意李重开他们可以走了。

    “咦,对了,我记得余飞兄弟好像说过,回来之后要送我什么东西来着!”

    李重开看余飞死活不提之前说好的要送给他的神药,干脆面皮也不要了,脚下依旧一动不动的对余飞说道。

    余飞自然知道李重开为何如此,他就是故意逗李重开,这老小子和自己妆模作样,老子就不配合你!

    但是李重开说出口了,余飞就不能继续装作忘记了。

    “看我这记性,差点都给忘了,李族长护佑我的亲人,我自然不能忘记这份恩情,我这里有一株百年灵芝,李族长不要嫌弃!”

    余飞在衣襟里一模,刀疤嘴角抽了抽,余飞拿出来了一只洗脸盆子一般大小的灵芝。

    李重开看的也是一愣,对于余飞这变魔术的手法十分的惊讶,但是他此刻更在乎这株灵芝,所以就当是余飞故意显摆了。

    “哈哈哈,余飞兄弟太客气了,那我也就不见外了!”

    李重开生怕余飞又犯贱逗他玩,上前一步一把抓住灵芝,然后才开口说道。

    “哈哈哈,小小心意而已,希望李族长不要嫌弃!”

    余飞嘴上说的好听,可就是不松手,李重开暗暗使劲,却将这株百年灵芝拽不回来。

    “余飞兄弟,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亲,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啥事你吱一声,我们老李家的人绝对不含糊!”

    李重开想了想之后,试探着说道。

    “吱!”

    李重开话音刚落,余飞迅速张嘴吐出了一个音节。

    “……”

    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余飞,你丫的要不要这么不懂人情世故。

    而且此刻余飞和李重开一起抓着灵芝的这一幕,让人看起来总觉得很怪异。

    “余飞兄弟,可是有啥难事?”

    李重开生怕自己放开手,余飞就把灵芝从衣襟里塞回去,干脆双手抓着,嘴巴问道。

    “其实我有一件事,一直瞒着李族长。”

    余飞一脸为难的道。

    “啥事?余飞兄弟你就直说吧!”

    李重开继续追问。

    “除非李族长你答应,我说出来你不生气!”

    余飞一脸痛苦的道。

    “不生气!绝对不生气!”

    李重开斩钉截铁的说道,生怕自己说的不对,灵芝被余飞给抢回去,他也觉得没啥大事,所以满口答应了下来。

    “其实你女儿李寒梅,我知道她在哪里!”

    余飞眼神有点躲闪。

    “没事,她那么大了,自己能保护自己,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李重开无所谓的说道,此刻他眼里就只有这株灵芝,先把灵芝拿到手再说。

    “但我还是要说完,其实她上次跟我出来之后,现在跟着陈局长在工作。”

    余飞话都说了一半了,自然要说完了,这件事陈东说的好听,但是余飞我觉得,李重开这个父亲至少有知情权,自己讲人家女儿丢给了陈东,这是事本就不地道。

    “你是说陈东!?”

    李重开面色大变,瞪大了眼睛盯着余飞,眼神中各种莫名的寒意不断涌现。

章节目录

妙手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猛并收藏妙手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