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诚的话在于千锋看来根本就是醉话。

    交朋友?双方现在是敌对关系,只是因为互相的身份所以都没有亲自下场,而只派自己的手下争斗,但实际上双方都已经打出真正的火气来了,结果你顾诚却说现在双方要交朋友?开什么玩笑!

    于千锋直接冷笑道:“顾诚,看你之前的手段,你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人,现在为何会说出如此没脑子的话呢?”

    顾诚并没有愤怒,他只是淡淡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说我来交朋友的这可没错。”

    于千锋皱眉道:“你现在便是我的敌人,谁又是我的朋友?”

    顾诚轻笑了一声道:“我现在只是你名义上的敌人,我们若是达成共识,下一刻便会成为朋友的。

    而于公子你的敌人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是谁,你不满那位慕容公子,已经许久了吧?”

    于千锋的面色骤然一变,但还没等他说话,顾诚便如同背书一般的说道:“我在乐平郡有些朋友,所以也打探出来了一些消息,一些很有趣的消息。

    于公子你跟慕容侯是同一辈的年轻武者,慕容侯因为身世的原因,他在没有踏足南蛮之地崛起时其实并没有太受重视,那时候乐平郡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名号是你。

    但自从慕容侯崛起之后,这个称号便再也跟你无缘了,他一占就是数年的时间,现在你没有机会,以后你也没有机会。

    南蛮的那些蛮族部落也是跟你战武阁有交易的,听说当初负责这些交易的人便是你。

    结果慕容侯踏足南蛮之后,却是将你战武阁在南蛮之地所有的关系全都清除。

    战武阁看不上这点东西,犯不着为了这些去跟慕容氏交恶,但真正有利益损失的可是你。”

    于千锋神色不变道:“所以你是来挑拨我跟慕容侯的?你认为这种拙劣的话术手段我会信吗?”

    顾诚摇摇头道:“我这可不是在挑衅,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而已,你跟慕容侯之间本身便有芥蒂,你在暗中怨恨他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需要我挑拨吗?”

    于千锋仰天大笑:“哈哈哈!顾诚,你莫非是在说笑话吗?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怎知我怨恨慕容侯?”

    顾诚没有笑,只是盯着于千锋道:“因为人性!

    贪嗔痴恨爱恶欲,只要你于千锋不是圣人,你又怎么能够逃得过这些?

    你心中究竟有没有嫉恨慕容侯,这点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否认也是无用。”

    于千锋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顾诚都已经说到这种份上了,他反驳也是无用的。

    他的确是嫉恨慕容侯,恨对方当初甚至都没有跟自己商议过便将自己在南蛮之地的利益给驱逐,更是嫉妒对方的成就,将自己永远都踩在脚下。

    但于千锋口中却是冷声道:“嫉恨又怎样?只有陆宏远那种白痴才会将恨意流露在表面,被自己的情绪所驱使。

    现在我不如慕容侯,但我却不相信我一辈子都不如他慕容侯!

    眼下我等都是代表着乐平郡的利益而来的,你想要我对付慕容侯,你认为这可能吗?”

    顾诚摇摇头道:“有一点你说错了,你们不是代表着乐平郡的利益而来的,而是代表着自己的利益。

    于公子,你当真认为慕容侯不知道你在嫉恨着他吗?其实他一直都知道。

    慕容侯是个聪明人,我一个外人都能够看出来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对你出手,甚至都没有打压过你,是因为你不配!”

    “你说什么!?”

    于千锋猛的一抬眼,眼中绽放出了一抹煞气。

    顾诚淡淡道:“我在说一个事实。

    在慕容侯的眼中你就是不配他出手,在他看来,只有弱者才会去嫉恨一个人,你这辈子都不如他,只能被他踩在脚下,他又何须去对付你,从而惹上战武阁这么一个麻烦?

    外界都说慕容侯此人有王者气象,但实际上什么是王者气象?

    所谓的王者气象,不过只是自私和霸道而已。

    慕容侯是一个很霸道的人,就如同当初他清除你在南蛮之地的利益还有在南嶷郡动手,他没有将你放在眼中,也是没有将我放在眼中。

    而你们分属于不同的宗门,其实理应各自为战,因为你们所做出来的这些功绩不是给乐平郡看的,而是给你们背后的宗门看的。

    慕容侯成立乐平商会,强行把你们捆绑在一起,收取你们的收益,这又是在拿你们当什么?属下还是走狗?

    我劫走了那些灵药,杀了那些山寨的盗匪也都是他慕容侯所逼的,这种时候若是大家能够坐下来谈一谈,那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

    我不知道你们议事的结果,但很显然,以慕容侯的性格是没那么容易了结的,他要对我出手,却还会拉上你们。

    于公子,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现在我有两条路放在你眼前选择。

    跟我合作,挫败慕容侯,让他灰溜溜的滚出南嶷郡,把脸彻底留在这里,而我则可以给你大开方便之门,让你任意从南嶷郡运送丹药到乐平郡。

    有时候你想要超越你头上的那个人出除了增强自身的力量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将其彻底拉下来。

    当然你若是认为我不可靠,那今日这一切便相当于我白说,那咱们便继续斗下去。

    我如今代表朝廷,就算是输了慕容侯他也不敢杀我,大不了我回京城或者其他地方继续当我的大统领。

    慕容侯出了威风,你们却只是被他所利用的一把刀而已。

    而我若是赢了的话那就自然不用多说了,诸位在南嶷郡的历练可以说是要提前结束了,回到宗门后除了要面对师门长辈的责备,还要面对师兄师弟们对于你那个位置的觊觎。

    我就只说这么多,该如何选择,该如何出手就看你的。”

    说完之后,顾诚转身便走,没有丝毫犹豫。

    对于他来说,于千锋不是唯一的一个选择。

    慕容侯的成就虽然在乐平郡很大,甚至到了无人不知的地步,但他早早便成为慕容氏的继承人,执掌家族中的众多事务,他那种性格说是王者气象,实际上就是霸道的容不下人。

    眼下南嶷郡的那些人当中,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对慕容侯唯唯诺诺的,但顾诚敢保证,其中对他心有怨言的不在少数。

    不过等顾诚的身影刚刚走出去没多远,于千锋便在他身后沉声道:“慕容侯准备调你上钩。

    他拿走了我们从家族中带来的积蓄去收购灵药,但却偷梁换柱,让盗匪运送的都是石头,我们这些人跟在后方手里面拿着的才是真正的灵药。”

    顾诚转过头来大笑道:“于公子,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希望等到对慕容侯出手的时候,你也能够如此的果决。”

    说完之后,顾诚的身形便彻底隐没在了黑夜当中。

    于千锋长出了一口气,同时握了握拳头。

    他不是冲动之下答应顾诚的,而是他发现,像是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

    在乐平郡内,有着慕容氏在,有着慕容侯这些年所积累的威望在,他是斗不过慕容侯的,永远都只能被他踩在脚下。

    而现在到了南嶷郡,好不容易看到了慕容侯吃瘪了一次,并且还有再次吃瘪的可能,自己若是不抓住机会,那恐怕便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他也等不到第二次了。

    不过于千锋看向顾诚离开的方向,他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异样之色来。

    顾诚想要拿他当刀子,他又何尝不是在拿顾诚当刀子呢?自己这次,可不能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

    半个月之后,南嶷郡和乐平郡交汇的小路上,慕容侯组织好的商队已经再一次起程了,并且这一次的声势可是要比之前大多了,剩余的盗匪组织起来足有五千余人。

    其实单独一个比较大的盗匪山寨都有这么多人,但这次来的却都是其中的精锐。

    小路当中山林密布,不是人越多便越好的,而是越强越好。

    而在山路前方,顾诚还有窦广权的人都埋伏在了那里。

    这一次顾诚并没有让小乙来,小乙他们可以说是顾诚所留的一张底牌,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他掌控着这么一支力量,这一战人多眼杂,小乙等人出手不太合适。

    窦广权麾下的白纸扇萧全摇着扇子道:“顾大人,之前寨主可是说了,出手可就只有这么一次了,成败胜负都在此一举,他不想面对乐平郡的武者,所以他并没有前来,我等从现在开始也不是青龙寨的人,希望事后顾大人你能够信守承诺。”

    顾诚眯着眼睛道:“放心,只有这么一次便足够了,我可不想跟这帮人继续纠缠下去。”

    两个人正说着,那些盗匪所组成的商队便已经出现在了顾诚等人埋伏圈内。

    “动手!”

    随着顾诚两个字喝出,窦广权的义子贺刚还有寇安都两个人最先冲上去,力量气势堪称无双,战阵冲杀,这样的人物是最适合当先锋的。

章节目录

通幽大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封七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七月并收藏通幽大圣最新章节